Be kind rewind , 羅志華version

給羅志華的片言隻語

Archive for the ‘東方早報’ Category

轉貼:明白要變身卻當不成英雄

leave a comment »

東方早報 文化,專題 C12-C 2008-02-28

明白要變身卻當不成英雄

  “他是一名不算成功的書店經營者,但從他的身上卻更能令人們認識書本的真諦。”
  ——馬國明(曙光書店店主)

  羅志華從來不以文化人自居,他不曾發表文章,更沒有著書立說。他是一間小書店的經營者,由於青文出版的書從初期的四五種增加到三四十種,書店里根本無法再騰出空間,他便索性將新出版的書堆在書店內一排陳列中、西哲學書籍的書架前。曾經有讀者因為無法靠近翻閱書架上的哲學書而頗有微辭,不少人亦會認為他不擅經營,在旁觀者眼中,青文書屋要改善的地方實在不勝枚舉,旁觀者看不到的是小書店經營者的壓力。以往在午飯時段總會有二三十人專程跑上來翻閱書籍,但自從灣仔地鐵站附近開了一間大集團的連鎖書店後,午飯時段跑上青文書屋的人流實時銳減。面對大集團的擴充,小書店的經營者要像動畫里的英雄,變身為三頭六臂。羅志華明白自己要變身之餘,卻當不成英雄,他不是香港社會向來稱許的商業奇才。他是一名不算成功的書店經營者,但從他的身上卻更能令人們認識書本的真諦。

  印刷的書籍已是五百至一千年前的科技的產物,書本又十分笨重,幾十本書加起來的重量更高於常人的體重,這是與書有關的一點十分淺顯的道理,小書店的經營者每天都在重溫這一點淺顯的道理。

  對書並不熱情的香港卻出現了一位葬身書山里的羅志華。他的死不是黑色幽默,他或許只是香港這個大城市裡的小人物,但正如一條鎖鏈中最弱的一環纔是最具決定性,小人物的遭遇纔是整個社會最準確的寫照。只有對書不熱情的社會才會由得書籍在貨倉里積存發霉發臭,最後更活生生將一個好端端的人埋葬;被人們高舉為文化化身的書籍在香港這個社會里居然成為殺人兇手,香港社會不是很有問題嗎?

廣告

Written by mynamis

二月 28, 2008 at 5:23 上午

張貼於東方早報

轉貼:十八年,他和那間小書店 青文書屋歇業時的羅志華

leave a comment »

東方早報 文化,專題 C12-C 潘詩韻 2008-02-28 友人憶往

十八年,他和那間小書店 青文書屋歇業時的羅志華

  “這幾天我在收拾,發現你還有一些書在我處,這個星期你好上來取,否則要去大角咀找我。”電話里傳來青文書屋老闆羅志華的聲音。大角咀,是青文貨倉的所在地。

  “輪到你撐不下去?”我問。

  “業主收樓,無辦法。”

  說實在的,對於羅志華,以至任何一位踏進青文書屋的讀者,無論從整體香港書市的環境,以至二樓書店的經營困局等,這個結局,似乎早已預見。

  晚上往書店找羅志華,他卻到了附近一家茶餐廳晚膳,他說吃完飯到附近的一個公園再談:“書店現在亂七八糟,這裡又有很多的士司機來開飯,會很吵。”

  吃過飯,走在往公園的路上,他不斷給我介紹路過的行人:“這個姐姐是書店的熟客,由中學到現在工作,可說看着她大……這位阿姐在附近24小時的麥當勞當夜班,平日在書店工作整理新書到半夜,去買宵夜,總見到她……”在公園的長椅坐下,他說:“平日我會從這裡(公園)走上山,走到華仁下面皇后大道東,然後返書店;又或者走到海旁鷹君中心再返書店,有時候晚上會有人在這個公園打拳,我也試過舞劍和槍,結果被人投訴。”然後,他才將搬遷的來龍去脈細說從頭:“馬老闆上次租約滿的時候已經不想做,和他計過,他要不全部不做,但不能;要不將書留下給我寄售。”那是2004年7月,還記得當時跟馬老闆訪問,他表示“曙光的歷史任務已經完結。”

  寄售的日子堅持了兩年,直到馬老闆正式宣佈,曙光結業。在告別會上,馬老闆被支持者圍着團團轉,而羅志華則依然坐在他的書堆中打計算機。他還在努力鑽尋生存空間,出版了《好黑》、《寧靜的獸》等幾本得獎文學書,又自資購入彩色印刷機,令《青文評論》复刊,只是辦不到幾期,又停了。2005年12月,城邦書店、新華書城於灣仔區相繼開業,他也自若從容。還是,其實意興闌珊?

  “曙光結束後,青文現在是選擇了做發行出版,將來有機會再開店。”9月以後,他便將所有書籍搬到大角咀,“讀者如要買書也可到那邊,還有二百多英尺地方搞活動。”多年來,一手包辦似乎已成為青文的特色。看門的老伯看見他一個人在搬書桌,還馬上上前幫忙。

  一家書店的遷移,在同時移動二十載的人情,改變一個社區的人文風景。

  給結束而寫的故事,為的不是紀念,對象也不是從前,而是後來者。下一次要寫的書店故事,將會是結束,還是開端?

Written by mynamis

二月 28, 2008 at 4:19 上午

張貼於東方早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