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kind rewind , 羅志華version

給羅志華的片言隻語

Be kind rewind *, 羅志華version

with 47 comments

羅志華生前友好議定舉辦追思會——
日期:2008年3月7日(星期五)
時間:下午5:30-7:30
地點:中環三聯書店”創 Bookcafe”
香港中環域多利皇后街9號2樓 (中環地鐵站 C 出口)

地圖:

***

 

我們是青文書屋讀者。初悉消息,接受不來:造書者有天竟被書牢牢地鎖上自己的生命。

這不該是個結局。我們期待青文書屋有天開倉,今天卻由書來宣告:倉庫和生命,須永遠鎖上。

文化視野叢書,一直是我們這一代的養分來源;它的終結,將會是文化盛年的結束。身為讀者,我們不想就此結束。

此網歡迎各路人士,用片語或文章形式**,回顧羅志華人與事。

不論您是羅志華的顧客、朋友、同窗還是舊同事,他的書庫,仍未執拾完畢。

讓我們在這裡,為他檢拾記憶,一些他已忘記或永不忘記的。

完成後,我們會印出一批小冊子,在這敗壞的年代,告訴更多讀者,羅志華的故事。

一群青文書屋讀者

*Be kind rewind由Michel Gondry執導,於2月22日在美上映。現暫借該名作紀念的徵集。

**請在Comment留言或留link,我們會為大家在這裡張貼出來。羅志華會收到的。

廣告

Written by mynamis

二月 29, 2008 於 7:30 上午

47 回應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早前才從記憶抽屜的角落檢回對青文的印象,
    還畫了一幅青文平面圖:
    http://cafe_silencio.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979988
    想不到上天竟導演了這樣的黑色戲劇
    http://cafe_silencio.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020454
    讓羅志華以生命成就了愛書人世界的傳奇
    Rest in Peace

    birdy

    二月 22, 2008 at 10:06 上午

  2. 曾幾何時, 我也是青文的常客. 它陪我走過歲月, 啓蒙了我對人生的一些思考. 多謝青文, 多謝羅志華. 希望你安息. 更希望有心人能繼往開來, 為未來延續這啓蒙故事

    A Man

    二月 22, 2008 at 12:11 下午

  3. The bookstore is a part of my teenage memory. When will the funeral be held? Which parlour? I’d like to pay him the last tribute. Thanks.

    H Xian

    oindre_ungir@artlover.com

    Helen Xian

    二月 22, 2008 at 12:12 下午

  4. 在中國豆瓣悼念羅志華的小組
    http://www.douban.com/group/lawchiwah/

    旁人

    二月 22, 2008 at 6:13 下午

  5. 反覆想:愛國的,被控判國;愛書的,倒在書堆中 … 愛 — 真的可以死人的!

    記得那裡的陳設,那裡的味道
    書店靜靜地關掉門,人默默地走了,一如他在世時一樣
    在那裡的出版、那裡出售的… 繼續會流傳下去
    在那裡相遇過的,總會在某處再次遇上… 我相信

    陳小萍

    二月 23, 2008 at 12:29 上午

  6. 幫襯很少,但很懷念青文的感覺,也懷念你這樣的一位文人

    samson sin

    二月 24, 2008 at 4:01 下午

  7. 願羅先生安息。

    渣估

    二月 24, 2008 at 5:11 下午

  8. 想知道他視為命根的書怎辦呢﹖最怕最終淪為廢紙……

    婉雯

    二月 24, 2008 at 5:52 下午

  9. 喧囂城市裏的孤獨—-悼羅志華

    我們很容易就會感到羅志華的死其實是一個象徵;象徵我們的過去;如果不幸的話,甚至象徵我們的未來。

    ……

    全文經已轉貼版面

    後記:

    然後,我找出以前的電話本,做一個最近兩年開始越做越多的動作:刪去你的名字與電話(雖然那是早已先効的號碼)。過了兩天,和朋友談起你的事,我認真地對他说:「無事常相見」。原來我們這麼快就走到這個年紀了。
    我想你是看不見的了,但就當作為了我自己吧,錄一首策蘭的詩給你:

    〈給佛蘭索的墓志銘〉

    世界的兩扇門
    一直敞開著:
    是在黄昏
    被你打開
    我們聽見他們碰呀撞呀
    帶著不可捉摸
    總是帶著綠色進入你。

    梁文道

    二月 24, 2008 at 10:22 下午

  10. Never been to this bookstore but his story on Mingpao really tocuhes my heart. His life is a strong message, sad for Mr. Law but good reminder for all of us. He lives a life with clear purpose. What about us ? Salute, Mr. Law.

    Arnold Tse

    二月 24, 2008 at 10:43 下午

  11. 以前去灣仔, 很多時都會不自覺地行上青文同曙光逛一逛,
    那裏有以前讀書時的一些回憶. 農曆新年前, 忽然發現一間在深水埗的夜冷舖內, 居然有不少標有青文價錢的書本售賣, 便宜非常, 我們幾個朋友就成日去幫襯, 有時好似執到寶咁, 那個老板好識做生意, 將d書逐d逐d放出來, 釣下我地癮, 問佢仲有收埋什麼書, 佢就笑騎騎, 當然就更加問唔到d書從何而來. 我想, 在一些人心中, 青文只是用不同方式延續下去, 那怕人已去, 願羅先生知道!

    Priscilla

    二月 24, 2008 at 11:54 下午

  12. 人生如戲,就送給吳知老大一句戲言

    吳知啊…甚麼叫理想?

    This is just a thing and thing can be replaced, life cannot.

    將生命交托無邊的理想,換來無際的飄盪。

    廿箱的重書豈是你的停泊?

    Let Go 吧 八公吳知……..

    華吹

    二月 25, 2008 at 12:00 上午

  13. 羅志華:

    青文是我們的集體回憶,你也是我們的集體回憶。與男朋友(後來是丈夫)各有各忙,總是約在青文等,先到先看書,然後到影藝看一場電影,或者到茶餐廳吃一頓「茶走油鷹麥」。

    從西環坐小巴到灣仔,忘了帶錢包,問人借了三元付車費(忘了那一年,只記得車費只是三元),走上青文,先挑兩本書,值60元,然後到櫃台問你再借140元。「我沒有帶錢包呀,一共欠你200元啦!好人啦!」

    你只是說了句:「有無搞錯!」便把140元給我,無憑無據。我在一星期後還你200元,但我相信你被拖帳的機率不小。

    只怪我們這群不忠實的讀者,貪方便到附近商場連鎖書店買書,光顧深圳、上海、北京大書城、小書吧,把壓在書山下的你遺忘了。

    願你安息,感謝你為我們做的一切,這一切都已壓在記憶的最深處。

    羅綺萍

    http://hi.baidu.com/夏羌/album/item/4e716a4e44c1b8dad0c86a0e.html
    網上搜到這幀照片,作者是夏羌,版主可否幫忙聯絡取得版權?因為這是很多人記憶中的羅志華的模樣:憨厚、勤奮,在書堆中忙碌一生。

    羅綺萍

    二月 25, 2008 at 10:00 上午

  14. 願君安息

    Wai

    二月 25, 2008 at 11:17 上午

  15. 看了這些悼念哥哥的文章,心裏很難受,但謝謝各位。
    哥哥的喪禮定於2008年2月28日(星期四)假大角咀九龍殯儀館設靈2008年2月29日(星期五)辭靈出殯,即日火葬。

    羅志華的家人

    二月 25, 2008 at 5:05 下午

  16. 村上春樹, Jorge Luis Borges, 仲有許多許多, 都是在青文遇見的.
    多謝晒!

    masakaa

    二月 25, 2008 at 5:25 下午

  17. 羅志華: 你耍推手就咁走咗, 還有很多書等緊你出版, 青文係龍頭大哥呀 😦 😦 😦
    我珍藏嘅青文出版, 送返比你嘞!

    SIUFA

    二月 25, 2008 at 7:16 下午

  18. 悼愛書人

    愛書人:

    丘世文去了,你也跟著去。

    曾幾何時,以為你風光了,又大型影印機,又Macintosh notebook,成間書店都唔符合防火條例,你左邊的書特多,以前還有些哲學書呀,傳播理論甚至兩性關係等係小角落,隔離頂多放些台灣的”影響”雜誌,後來堆上堆,又不敢問你幾時至肯清一清,慘!

    你可能是新書visual display的先鋒:一系列視野叢書、樹上新書、好貴的台灣書完全平放在中央成為青文的舞台,令我環繞數圈而久久未能結帳。

    ”電視國民”有嗎?” ”賣晒了。””禮拜四呀”。

    後來反而去曙光買學術書多,青文只是通道,但走之前往往不禁注足一看,當然又要買番本陳冠中的看眼難忘。

    昨天再看”顧西蒙的信”,想起你雖然不苟言笑,原來你一直要以書幽全世界之一默哩。

    練海濤

    二月 25, 2008 at 11:32 下午

  19. 怎好說呢 都太遲了
    原來
    兩本很愛看 一讀再讀的書 ,都是由你出版的
    你對書,文字的堅持
    值得我們的感謝,致敬.
    累了 便睡一睡
    愛書的人還是會想盡方法投進去
    放心 好走了.

    二月 26, 2008 at 3:59 上午

  20. 當一箱箱書塌下來時,你在想甚麼?
    在我眼中你是一個大力士,
    穿著破舊的T-SHIRT、三個骨褲及白飯魚,
    便一個人來來往往,上上落落把一箱箱又大又重的書搬來搬去。
    你不時滿身跌打酒味,說著要貼701葯膏,甚至要到 元朗找醫師療傷,
    但你還是沒有停下來,

    有時見你一邊搬,一邊說:鬼叫你窮頂硬上…..
    肥雞,但你今次頂不住了……

    平日全天候困在書屋裡,你沒有埋怨;
    坐在收銀處,背後是書堆,
    即使要從收銀處走出來,也要經過一包包的退書;
    雖然你身形魁梧,但跳出來也算輕盈。
    每天開著MAC機,移動滑鼠,你就在指定的位置自得其樂地上網和排版;
    偶有知音人到訪,你會興奮地跟他們談出版的情況、封面的設計。
    你會一口氣說著我不明白的電腦資訊;
    你會談到與師兄弟練氣功;
    說到舞刀弄劍你便雀躍起來。

    認識你與馬老闆令我眼界大開;
    令我知道自己的膚淺。

    當年聽到馬老闆突然中風,
    已令我感嘆人的脆弱;
    這次你的離去,更覺人生充滿意外。
    書,跟你是縁,是孽?我也很難下判斷,
    但我跟你,總有點點緣!

    *******************************************

    給羅志華家人:
    你們好? 在青文的日子, 或許坐在收銀處時,跟你們見過面.
    我絕對相信你們很愛錫羅志華, 他也著緊你們. 或許羅志華不懂口中說愛, 而且略帶個性, 但相信你們對他從沒放棄. 羅志華心裡也定慶幸得到你們的愛!
    願主在這段難過的時間給你們大大的安慰!

    Olive

    二月 26, 2008 at 10:02 上午

  21. 很悲哀,青文真的陪伴了我很多沉鬱的岁月,一个很压抑的九十年代,想不到有一種压抑真的是会以这种方法结束的,很不祥,很心酸。我很需要感謝羅先生生前所办的青文,确实启蒙了我的一生。愿羅先生你会安息。并希望还能后有来者,延续青文的精神。

    Ada

    二月 26, 2008 at 12:16 下午

  22. 知道罗先生去世的消息后,心里有点戚戚然。

    八十年代初期经常上青文打书钉,八八年后只去了一两次。虽然算不上认识罗先生,更谈不上是他的朋友,但一个爱书人,一个终生为书服务的人就此了结一生,实在教人心酸。

    但愿罗先生安息,也望青文精神延续。

    Carol

    二月 26, 2008 at 4:18 下午

  23. 第一次上青文是在1989年,向來住在新界的我,就只有讀大學的三年曾寄居港島,青文和影藝都是我喜歡的地方,兩個當年頗富朝氣之處,如今已不在了。畢業後有時路經灣仔,總會常起青文和影藝,看電影比較花時間,不一定負擔得來,青文卻幾乎是我必到的地方。

    我在青文遇到過村上春樹、昆德拉、馬奎斯、楊絳、余光中、鄭愁予、戴望舒…,上二樓書店不只是為買書,更是為了認識不同的作品,誇張點說,上青文就好像信徒朝聖一樣,是我充電的地方,不知羅先生有否察覺,他是很多人書海中的導師。

    素來不認得人,羅先生和馬先生是我唯一認得的書店老闆,羅先生從不計較顧客打書釘而不買書,原因大概不是甚麼營銷手法吧。有一次我在青文目擊他和一位顧客爭執,為的是那位顧客弄皺了書,說來奇怪,先自始以後我反而更敬重這火氣和中氣十足的老闆。

    青文的結束對我來說是難以彌補的損失,和結業了的影藝一樣象徵了我逝去的年輕時代,容不下青文的社會是甚麼樣的社會?容不下羅先生的世界是甚麼樣的世界?

    043

    二月 26, 2008 at 4:39 下午

  24. 羅志華,

    三,四年嘞.上次上去你度都三四年前嘞.係,我係嫁左人(我都嫁得出?!),仲變成個重左廿磅的師拉.次次想上青文時,都怕俾你阿支阿左,嘲笑一番……但係,自從知道青文執左之後,我又好想揾你,再跟你吹水,互寸,同埋八卦你會點做呢檔嘢落去.

    其實,深入d諗,咁耐唔上青文既原因,可能自己對文學既興趣已死,對香港出版界已淡忘.曾幾何時,自己做果份工,都可以話同香港文學沾上少少邊,跟你吹水有關香港文壇時,你總扮哂知好多秘料咁……(一笑)你知幾多秘聞,我就唔敢講,但曾幾何時,你收銀枱前所陳列香港文壇最新既出版,青文文化視野叢書作家既新作及香港新進作家既初版,….又足以令你寸得起.

    喂,羅志華你知唔知呀,曾幾何時,青文係我既避難所.喺我失業既日子中,百無聊賴之時,我會哄上青文跟你吹水;當我唔開心,我又上青文,跟你拗頸互寸,總能消消心中怒氣.你話我惡,話我寸.其實,係因為你惡你寸.同你相處,同你講嘢,總好似要惡過你寸過你,你先聽得入耳,你先感過癮.

    喂,羅志華,你記唔記得果年台灣書展,你話你過去除左搞書展之外,仲係要去追數,我唔知你後尾條數追到未,我淨係記得果晚我哋同果位書店老闆(你要追數果間)食個餐,有人仲提起用沾滿屎的草蜢放入債仔間舖既笑話,只記得我同你笑到失控.(羅志華,你實情仲有幾多數未追到呀?)

    喂,羅志華,你知唔知,聽到你呢單嘢,我都幾嬲呀.可以想像你個書倉就係密封版既青文!都叫你平時企理d,d書執好d,香港人都幾睇外表幾睇包裝,縱然你d書幾有文學價值,幾權威,你都包裝下個舖面,即使你唔包裝,你都放d書整齊d呀,相信幫你坐過收銀既都會覺得你d嘢淨係得你知點擺,淨係得你敢去碰…..不過,你每次都只係話無錢搞,又話自己一個人已執左好多書,「xyz!@&#$%^…..做得幾多得幾多,捱得幾耐得幾耐」….唉!諗起離,我又有乜資格嬲,我又有乜資格鬧你,如果我對香港文學有熱誠,果時我應該抽多d時間出離,幫你手作仔做本詩刊,如果我對你咁樣走左婉惜既話,我就應該在灣仔時,有想買既書就去你度買,而唔係去其他大型書店買.sorry呀.

    最後,我想話俾你聽我同我老公都識你,我哋琴晚有都為你祈禱呀.

    戴安娜

    二月 26, 2008 at 5:25 下午

  25. 唯有努力閱讀,才是對你最好的紀念.

    二月 26, 2008 at 9:00 下午

  26. 上排剛睇完…"《過於喧囂的孤獨》by Bohumil Hrabal,…
    ……..一個午夜夢囈的主人翁, 置身在廢紙堆中,是一個愛書人的愛情故事。三十五年來用壓力機處理廢紙和書籍, 在忙碌營役中工作; 般若行屍, 沉淪於酒精, 恰如劉以鬯筆下的酒徒。他獨自工作, 總愛從廢紙堆中帶回別人離棄的舊書, 堆放在床頭上僭築的小書架, 日復一日, 堆積萬噸如山; 搖搖欲墜可即時倒坍 但他卻尋回一種心安的感覺……..

    一種萬刧的書緣…
    羅志華先生不幸葬身書海..
    雖然我不認識他..青文書屋,一個愛書人奮鬥的地方..
    Don’t know how to say…sorry & sad for life is so strange
    as ash, as ephemera

    Tracy CHUI

    二月 27, 2008 at 1:21 上午

  27. 「皇帝不是因病而去世的。皇帝是因為耗盡了命定之數而亡的。不是被病魔打敗的。希望各位能記住這件事。」

    文史哲中,我好讀歷史,偶已看點哲學,文學卻不是我那杯茶,對我來說它彷彿是外星的語言。二樓書店我到過不少,有旺角的,尖沙嘴的,銅鑼灣的,但偏偏沒到過青文。

    從來喜歡為做好一件事而用心拚搏的人。看過馬家輝寫給羅先生的悼文,很感動,很惋惜,也很疑惑:所謂文學(不包括所謂的流行文學)真的是那麼高不可攀嗎?可以讓一個人半生奉獻其中的事物,難道於我就真的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嗎?

    常常拿已故的 E.H. Gombrich (The Story of Art 的作者) 的話來告誡自己,不要對任何的藝術形式存有偏見。但對文學,我始終保持距離。直至這次羅先生的不幸,我方能有所反思。我跑了兩家書店,翻了翻幾位港台作家的著作。有很悶的,也有令我手不釋卷的。不敢說自己已愛上了文學(事實上還沒有),但起碼已除下有色眼鏡。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但我想,羅先生的不幸辭世,多少也能留下點正面的訊息。

    謝謝你,羅老闆,也願你安息。

    The suffocated

    二月 27, 2008 at 6:46 上午

  28. 記得上星期先是在報上讀到一名中年男人,在貨倉被書籍壓斃,多天後屍體發臭才被人發覺。由於報導中沒有姓名,所以看後也就算了。怎料第二天再有報導,說那個死者原來是青文書屋的老闆羅志華。

    我雖然不認識羅志華,青文結業前也已很少光顧了,但讀到這樣的新聞,仍不勝唏噓。

    第一次去青文應該是念中六的那一年──honeymoon year嘛,正該好好鬆弛一下會考的疲勞。像青文般的二樓書店,這之前從未去過,去的都是天地、商務之類的地舖書店。那一天大概是星期六或星期日吧,記憶中那裡四處都是人,很擁擠,滿牆都是書架,書架全都直抵天花板,很有氣勢。實在記不起第一次買了甚麼書了,不過應該不會空手而回倒是肯定的。至於為甚麼知道有那麼一家小小的書店,那也記不清了,好像是在報上看到青文的廣告,所以就按地址一個人去了。

    那時青文有八折,所以不少書都在那裡買,這當中主要是台灣和大陸的書籍,包括柏楊的雜文集、《中國人史綱》等(那時很喜歡柏楊),柯雲路的《新星》(這是我看的第一部改革小說),王力的《古代漢語》等等。記得九四年去外國讀書前經常光顧青文,因為那時看的大都是文學、歷史類的閒書,而青文正好有大量這類閒書,兼且又有折扣,對一個窮學生來說,實在沒有更好的去處了。

    由外面回來後,要進修,要工作,沒有時間再讀閒書了,所以去青文的次數也漸漸少了,最終甚至不去了。即使去,也大都在曙光那裡挑選英文書,青文的中文書慢慢在老化,在封塵,似乎都漸漸失去讀者了。

    大概三四年前吧,有一次在青文那裡,聽到曙光的老闆馬國明和一個熟客說,要是有人願意繼續經營下去,他寧可把所有英文書免費相贈。他接著說下去,只可惜現在的大學生、大學教授都不再買書了,以前很多熟客都不見了。聽到這裡,我幾乎想插口道,這有甚麼辦法呢,香港人向來都不讀書,現在經濟不景,更沒有心情弄這個了。

    早幾天前讀到《信報》陳雲的〈憶羅志華〉,以及《蘋果日報》梁文道的〈喧囂城市裡的孤獨〉,才知道羅志華的生平素願。可有甚麼辦法呢,香港容不下青文,也自然容不下青文的老闆。不妨問問同事、朋友,他們上一次讀完一本書是甚麼時候?

    不過,我又想到:假如羅志華不是與書籍長伴遠去,大家還會記得他嗎?還會記得青文嗎?去他的追思會的人,心情又會不會很歉疚:我很久沒有在青文買書了,所以它的結業我也有一部份責任?假如青文沒有結業,羅志華就不會把書存放在書倉,所以他的死,我也有一部份責任?

    BC

    二月 27, 2008 at 12:01 下午

  29. 荒誕劇場 0002 – 青文書店

    這只可以是荒誕劇場。多麼的想一切都只是存在主義裡的小說事。
    ———-

    那一天,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晚上。
    朋友傳來一個短訊,說是甚麼壞消息;我這種不安好心的,玩個不停地問:拍拖了嗎?有了小孩?降職還是如何怎麼?朋友認真的告訴我,青文的老闆不在了。

    愣了。然後她再傳來《蘋果日報》的新聞,再說是文化版的朋友告訴她的。然後,頓時進入失語狀態。
    —————————

    我其實不懂得誰是羅志華。但我認得青文。我還認得在書山裡的蘋果男。一個整天望著蘋果電腦時玩遊戲時的的搭搭不知打甚麼的那個男店員。剛開始時只得他一人;漸漸地,店員好像多了兩名好年青的男生和女生到那裡打工,有時好像做錯了事,蘋果男喃嘸兩三句,又沒下文。逐漸地,又只剩下蘋果男一人,屈在書桌後,收錢,望著電腦,不知做甚麼的。那時候年少無知,也殘忍,見他不怎麼理睬我,就胡亂的攀話題想打開話匣子;其中一次我拋下的,是問:把書疊得這麼高,不怕麼?小心點吧。然後便嬉嬉哈哈的離開。再然後,曾經是常客的自己就少了爬上那條陰陰暗暗的樓梯;時為,一九九九年。

    第一次爬上青文,是為了讓自己更像一個文藝青年。讀《號外》和其他文化雜誌,都說過青文這爿店;第一次是姿態,第二次和第三次,和之後的無數次,是崇拜。我的《停詩間》、一堆堆也斯、一堆堆本地詩集和本地文學雜誌,都在那裡搬回家(我的第一本杜杜是不是在青文買的呢?我只可以肯定我的鍾偉偉詩集是在那裡捎回家──我呀,連《音樂殖民地》都是在青文買);也是在那裡教我明白,原來書店門前會有免費的好東西,讓愛文藝的大家隨便拿;也明白要尊重別人的空間,我學懂把自己的大包包放到他們的櫃中,讓小小的店內有更多位置給人打書釘。

    忽然有一天看見他們有自己的叢書。看得懂的我都買。可是那時候青文已經很有「亂葬崗」的景況。在收銀旁邊的那個區域(對對對,屈進去那個位置),起初是賣台灣政治類的書,然後開始有許多文學雜誌囤積,跟著好像甚至有一條尼龍繩圍著,堆著的雜誌由文學到佛學的,都有。亂,但喜歡,因為淘過一些無聊東西,都是本地文學雜誌;對於中學生,這種淘寶遊戲已讓讀者有探險尋寶之感。每逢到灣仔,都會走到青文逛,覺得書好多,好書也多,要買要讀要努力追;那時候我是不到旺角的二樓書店的。如果有人跟我說東岸的詩多,那時候我便會狠狠地回應:港島區有青文,犯不著走到旺角。

    只是,有一天,我忽然發現青文的書還是那些。多心的自己便開始離開了。只是久不久才到那裡逛,竄進曙光,然後到青文轉,有閒錢便隨便拾本書離開。

    我離開了青文。
    ——————————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那個晚上,朋友傳來噩耗時,她說:希望馬國明不要再中風。我只能吐出「書呀,書」三個字。今天總能夠說得比較明白:世人皆醉我獨醒,還是世人皆醒我獨醉?思的是書,念的是書,心繫若此,也難得(更為難)有情人。因書而生,亦因書亡,唯有無言。
    ———————————

    但千萬不要用黑色幽默來形容這件事。我無法想像在書中窒息而等待死亡是如何悲慘而恐怖的事情。只願羅氏的痛苦是短暫的。

    張日

    二月 27, 2008 at 3:20 下午

  30. RIP 羅先生

    初初出來社會工作,上班地點在金鐘,放工後喜到灣仔閒逛,當時對二樓書店十分好奇,故青文書店是常到之地,偶爾會在青文找到市面不常見,又是自己喜愛題材的書籍,所以每次去青文甚…

    My Life as Open Source

    二月 27, 2008 at 3:43 下午

  31. 悼青文書店的羅志華先生

    自己作為文化人,總明白文化人在香港的寂寞。而作為愛書人,也自然清楚知識份子跟書籍那種欲斷難斷的關係。當朋友告訴我,灣仔青文書店在去年已繼曙光書店結業,筆者第一個反應是失落與婉惜,並概歎書店店長羅志華先生的「非戰之罪、雖敗猶榮」。豈料,朋友隨即告訴我,羅志華先生早前亦已在書堆中身故,做了一隻如假包換,真的葬身於書香裡的「新鬼」,這就令筆者更覺錯愕,心裡暗道是「天意弄人」。羅志華先生祇比筆者年長幾歲,而二十年前當他剛接手青文時,也正值是筆者唸大學最美好的時光。有一回,筆者跟從幾位師兄到青文、曙光找書及打書釘,豈料從那次起,自己反卻變成了青文、曙光的常客,久不久就上去逛逛走走,一直到市面國內書店瘋狂崛起為止。還記得幾年前曙光的馬國明先生基於身體原因把曙光英文書的部分結束時,筆者還偷偷上過去半句鐘作些憑弔。豈料到青文結束、羅志華先生離開時,自己卻竟然連半點消息也收不到,要到朋友於閒談時告訴我才知曉。筆者對作為香港知識份子集體回憶一部分的青文書店有濃厚感情,對羅志華君的文士風骨與執著亦佩服。如今羅志華先生走了,青文復活的希望成空,香港從此少了一個文人聚腳的地方,也少了一處書生尋夢的樂土。願羅志華先生此行走得安樂!

    史提反黃

    二月 28, 2008 at 12:35 上午

  32. 悼「殉書者」--青文書店羅志華先生

    慣常光顧九龍旺角區的樓上書店,相對地較少到港島那邊的樓上書店,理由是,辦公室和住處都在九龍,而且旺角有較多的樓上書店,一次可「巡」幾間,在時間成本上來說,經濟非常。

    多年以來,到過幾次青文書店(灣仔),跟「掌門人」羅志華,並不認識,奇就奇在站長當年從事保險業,卻不經常搭訕,也許靦腆性格太穩定,就算在旺角區的樓上書店,光顧次數以百次計,也壓根兒與店東不相識。

    上週從報章得知羅志華先生在貨倉執拾存貨(書)時,發生意外,喪生多天後始被發現,愛書人葬身書堆,可謂「有意思」,「殉情」、「殉職」和「殉道」就聽得多,因愛書而「殉書者」,他可能是歷史上的第一人。
    見他傻戇兼略胖的照片在報上出現,就憶起當年他坐鎮書山時的模樣。

    在香港,「正常人」以權勢與財富,作為成功的標準,羅志華先生這些「異類」文化人,默默耕耘,為理想獻身文化,不為名利,只為信念奮鬥...站長在此向你致敬!

    一生熱愛寫作、貢獻文化界
    一次不幸 奪去羅志華未完的夢

    羅振光

    二月 28, 2008 at 1:48 上午

  33. 《挽青文書屋羅志華先生銘》
    屋書文青
    中裡間空
    忙尋顯立
    張其風斯
    羅志華銘

    愚者‧I‧以便以謝
    零八年二月末

  34. 【書的故事】--悼羅志華

    某出版社貨倉內的存書,得悉有人打算在三月之後把他們都拿去銷毀,都憂傷起來,生氣起來了。

    可以不生氣嗎?因為不被捧在掌上細細閱讀的,就只是一疊釘裝好的紙張而已,都不是「書」了。

    「書」要被讀,才活起來,有生命。當書活起來的時候,捧著他細讀的人也會活過來:一個微笑,一滴眼淚,一聲嘆息,一番頓悟…

    貨倉裡的書本越討論越激動。他們本來大有機會出生,在大小書店的架子上面世,讓會愛他們的人滿足地把他們帶回家,細細閱讀,彼此滋養,可

    是… 那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一本老舊的【給煜煜的信】站起來說:「待我問一問在另一個書倉裡的老朋友吧。」

    然後老書喃喃唸唸來,像梵音。

    *  *  *  *  *  * 

    在另一個狹小的書倉裡。

    「甚麼?!」【中國哲學史綱】叫了起來。

    「甚麼事讓你叫起來了?」在旁的【中國人性論史】問。

    「聽到一位老朋友求救說,他們那一家還很能賺錢的出版社要結業,而三月之前未能售出的朋友們,一律會被銷毀。」

    「別鬧了啦,他們這些容易賣的,又年青又有活力的,都要被銷毀的話,那像我們這些老骨頭,要到那裡去了?」【中國古典文學論叢】搖搖頭道

    「為甚麼叫自己老骨頭了?才不是啦。這城市裡也不是沒有會喜歡我們的年青人,只是數目還是少了點而已。」【我們如此很好】說。【失憶的女
    人】點頭稱是。

    【香港文學書目】長長嘆了口氣。【浮城後記】幽幽哭的了起來。那一箱子的【香港文化空間與文學】急得跳了起來,撞跌了旁邊放著數十本【什
    麼都沒有發生】的箱子,然後跟一整列疊放在書倉架上的書本和幾箱子書本一併倒了下去。

    只是,他們大概沒有想到,這一急,這一跌,卻把我城裡最愛書如命的人,一個一直用心照顧他們,心底渴望著把他們重新陳列在書架,好滋養更多生命的的老好人,壓.死.了。

    在貨倉另一角書架上的【滴水觀音】看著,流淚說:「倒下的書子箱子已讓我看不見你的臉;但,你的愛,我們都懂。我仍信,我城也定有人懂。」

    「願你是含笑而逝的。」

    *  *  *  *  *  * 

    三週後,【給煜煜的信】收到消息說,那個將出版他們的出版社結業的大企業,終於願意收回銷毀存書的決定,會安排慈善書展,或捐贈他們給圖書館。

    然而,大家都沒有為這重生的機會而欣喜。

    契爺眼泛著淚光,搭著正在無聲飲泣,已長大成人的牛仔說:「如果,那是讓我們重生的代價,那,是太大了,太過了… 」

    那邊廂,大醉俠一臉醺紅,揮著劍喊唱著:

    「哪--哪--哪--這城的人們哪--你們終有一天,要為自己所付的代價不住的痛哭,且要深深的追悔哪--哪--」
     
     

    愛蓮

    二月 28, 2008 at 2:16 下午

  35. 已將【書的故事】一文張貼於我的博客:
    連結:http://irenegarden.blogspot.com/2008/02/blog-post_28.html#links

    愛蓮

    二月 28, 2008 at 2:41 下午

  36. Saturday, March 01, 2008
    悼念羅志華先生報章報導: 多年來有不少本港老中青作家和文藝青年聚腳的[青文書屋],其老闆羅志華於年廿八(2月4日)在大角咀合桃街貨倉整理書籍期間,疑遭20多箱塌下的書籍壓困,失救至死,屍體一直藏於貨倉無人得知.直至18日大廈看更聞到惡臭報警,始揭發羅死於書叢中.

    45歲的羅志華由1988年開始接手位於灣仔的[青文書屋].除賣書外還出版書籍刊物.如[文化視野系列]等,由找作者,編輯,發行,他都一手包辦.後因租約問題,於2006年8月31日結業.愛書如命的羅先生逐把數以千計的書籍暫時搬到大角咀一個約100呎的貨倉,繼續經營等候機會再次開店,未料在貨倉執拾時死於書叢中.

    曾幾何時,我也是[青文]的常客,愛在那裡流連,愛在那裡看書,買書…我不會寫詩,衹好借陳不諱先生的[書堆成墳]向羅志華先生致敬!

    書堆成墳

    葬禮 一片悄靜

    因為 文字已經飽書了 昇華於銅臭的生命

    羅志華先生的遺體已於昨天(2月29日)出殯和火化.一群[青文書屋讀者]為羅先生開設網站: https://lawchiwah.wordpress.com/ 又為他舉辦追思會:

    日期: 2008年3月7日 (星期五) 5:30 pm – 7:30 pm

    地點: 中環域多利皇后街三聯書店創Bookcafe

    羅先生,明白到你在失救時的孤獨和無助,在呼吸最後的書籍氣味後,好好上路吧! 我們仍是愛書的.

    Katu Lau

    三月 1, 2008 at 8:22 下午

  37. 先是從台北書展的青文書屋攤位,認識了青文的書和羅先生,後來的書展,青文書屋攤位是我必到,且採購香港出版叢書之地。直到2005年趁公差訪香港書展,青文是我一定要造訪一次的地方,一進門就看到羅先生,跟他像在每年台北書展碰到的那樣打招呼,多年在書展結帳櫃臺看到的MAC 3G筆記本,也換成當時最新的4G POWER BOOK,我忽然才恍然地問道:羅先生都是自己做排版嗎?!,對他更增一分佩服。最近幾年的台北書展青文都沒有參展,我也沒有機會再訪香港,書展才在上月中辦完,今天才接獲友人告知羅先生大去之消息,很是難過。羅先生好走,合十。

    CWL

    三月 1, 2008 at 11:52 下午

  38. “文化視野叢書"是我的最愛, 多謝.

    lok

    三月 4, 2008 at 10:51 下午

  39. 今日看到東周才勁知羅先生去世的消息, 想起小時候去青文書店, 之後去對面學琴的的日子, 想起那些只能在那兒找到的文史書, 如中國之翼, 不禁悲從中來, 在此悼念.

    三月 5, 2008 at 11:09 下午

  40. 輓聯

    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藏身書塚風流遍
    華者心,實者情,陋者室,榮者名,遺業香江萬古新

    大春

    編按:馬家輝先生廣邀輓聯,得台灣作家張大春先生回應致意,現轉貼此欄

    mynamis

    三月 7, 2008 at 7:21 上午

  41. 並不認識羅先生, 對他的突然離去, 仍感到一陣陣的傷痛; 不過, 一群愛書之人, 定會繼續將知識相傳.

    羅先生, 請安心上路!

    J

    三月 7, 2008 at 1:38 下午

  42. 我都應該見過e位先生, 唉, 都係一種唔錯既死法, rip 😦

    stackey

    三月 7, 2008 at 10:58 下午

  43. 3月7日(星期五)下午請了半小時假,出席羅志華先生的追思會.我帶了白色的百合花向這位文化使者致敬.

    剛步入三聯書局的[創Bookcafe],已有不少人在,迎面的是小斯老師,但不知和她說些甚麼,說很高興見到妳?不會吧,在這場合!

    追思會由潘詩韻和馬家輝主持,接著是作者,行家,讀者們的分享,最後是羅清華小姐(羅先生的姊姊)的致謝和交待.羅小姐真好心腸,說羅先生未必是我們想象的爭扎,痛苦14天才死去,因為他的頸骨折斷,很可能一跌倒便已死去.

    這次追思會使我這位昔日的買書人,對羅先生多一點認識.要是他不出版文史哲的書,而出版一些暢銷書如股壇致富之類,不那麼勤力連年三十也要到書倉整理書籍….就不會死在自已出版的書堆中.羅先生為書而活,為書而亡,見證了經營二樓書店者最悲慘的下場.

    春天仍在,青苗冒著冷風細雨,破土成長,我們知道[青文]仍在.

    (還有一些相片)

    http://photo.xanga.com/NothingImpossibleNothingPerfec

    Katu Lau

    三月 10, 2008 at 1:24 下午

  44. 初次聽到你的名字,
    是在從黃仲鳴老師的課,
    知道你的死訊。

    不知怎地,
    連日來都看到不少報道,
    全是寫你過去的奮鬥史。

    我不無驚訝的感歎,
    香港原來曾經有這麼一個傻人,
    為書而努力, 從沒間斷的為書而工作。

    黃老師說得對, 你的離去, 是一個黑色幽默。
    羅先生, 希望你在天國裏永遠快樂。

    zi

    三月 10, 2008 at 11:20 下午

  45. 我想我總是來得晚一點,對不起,累你失救。

    律銘

    三月 17, 2008 at 10:12 上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