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kind rewind , 羅志華version

給羅志華的片言隻語

轉貼:書堆成墳

leave a comment »

都市日報 副刊 P45 閱讀視野 陳不諱 2008-02-28

書堆成墳

記憶中,青文書屋是和青年文學獎有關的。這個文學獎,多年前我參加過一次,在散文的公開組組別得了個優異獎,不過,我連自己寫的是甚麼,都已經一概忘記了。

因為這個文學獎,對青文書屋總懷有一分敬意,到青文書屋,竟還多少有着一種朝聖之心。

青文書屋從來都在那個地方,都在二樓。大抵可以說,它是二樓書店的老大哥之一。也許因為它,二樓書店總教人覺得是這個商業社會裏有性格的一群,特別是,當大型的連鎖書店面目愈來愈模糊的時候。

青文書屋轉換過老闆,但它的苦苦支撐卻始終如一。窮書生孜孜矻矻於書堆,自得其樂,經營者卻得搬搬抬抬,為書本尋覓容身之所。也許還有一些不為稻粱謀的作者,間或默默地看望自己的「子女」。

捱過了通縮的日子,經濟稍為好轉,加租潮又掩至。不少二樓書店得遷往較偏遠的地方,或由二樓往三、四樓等拾級而登,青文書屋結業了。

當大家只能偶然在腦海裏翻翻青文之頁的時候,不想它最後的一個經營者還守着它最後的一個書倉,苦候着東山復出的一天,並在送豬迎鼠的日子,獨自到貨倉去。恐怕誰也不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後一息想過些甚麼,只曉得,他是在書堆下呼出了最後的一口氣。

青文的實體,是到了這個時候,才與我們告別。黛玉心死而葬花,葬在書堆裏的人,靈魂兒也許是要上天堂的。而,儘管是愈來愈少,香港還是有書生的,他們窮得可以,還是守着藏書的一片天地。他們不怕葬身書堆,只要靈魂兒能夠一天復一天地在哲思的海洋裏翱翔。

書堆成墳

葬禮

一片悄靜

因為 文字已經飽書了

昇華於銅臭上的生命

我謹以這首小詩,向這樣的生命致意。春天畢竟來了,青青的新綠,在冷冷的風和細細的雨中破土而出。我知道,青文的故事還是要續寫下去的。

廣告

Written by mynamis

二月 28, 2008 於 5:21 上午

張貼於都市日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